不隐瞒过往,但请保持沉默

吃药笔记

第六十三、六十四、六十五天
盐酸舍曲林片
两片

这两天发生了不好的事情。

总结起来就是同桌的姑娘是个任性的双标小公举,后座的姑娘是个操蛋的熊孩子。真不喜欢啊,总是在迁就别人。

不过说一句朔州话真是太有感染力了就说我地域黑,说我让他们感觉到很羞耻。我思来想去还是觉得,并不是我的说话方式有问题,而是她们本身就为自己是朔州人感到羞耻,所以便经不住别人去说。那我又能怎么办呢。

可是我纵使把所有事情都想得通彻明白,也还是管不住我的眼睛我的心。在大庭广众之下哭,我不想丢这个人。

没忍住给爸打电话,哭哭啼啼的说我不想复读了,可是又不能说是为什么,最后就像个任性的小孩子一样要人来哄才好,还让几百公里外的人瞎担心。我怎么能这样呢?

不是早就想好了,这条路没有任何人能帮我,治愈还是解脱都只能我一个人去面对吗?那现在又是怎么回事呢。

气的浑身发抖也还要克制自己,因为不能放肆,因为我在这里孤身一人,所以哭笑不得也不能说,被指桑骂槐也不能讽刺回去,所以只能想着说明白的后果然后闭嘴。

最后还是压着自己去跟人慢慢说开,顺便对人进行了一番人生教育,最后和解了……

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,我觉得我能做成这样肯定是个要干大事的人,可是太他妈累人了,为什么我要这么累?

为什么不能有人来宠着我,而只是我去宠别人呢?

还是自己的缘故吧,对人已经失去了信任感,所以再也心安理得的接受好意了。

感觉心都干涸了的样子,可是还没有。

我还要苟活于世。

评论(11)

© 起名废 | Powered by LOFTER